Louis♡佾箜

终于…
看到了完整版哈哈哈哈哈哈
敲帅啊啊啊
表白俩小哥哥www

但是…
为啥白哥哥比祝哥哥高啊…
吖不管啦我站祝白www

课桌涂鸦www
有可能是我拍摄角度的问题吧,狐崽子头有点歪qwq
话说画完才发现狐崽子的侧脸好撩人w

矮油图片转不过来惹w
不过没有关系,凑合着看吧
本人初二,渣画技
午休时画的,蟹蟹支持w

【祝白文】标题被吃了


第一次写同人文w文笔不是很好w
望多多支持w蟹蟹w
人设ooc(腹黑潇洒心机攻×高冷严肃妹控受)

⇔⇔⇔⇔⇔⇔⇔⇔⇔⇔⇔⇔⇔

[壹]
锦锦一连咳嗽了好几天。
而白永羲更是着急的不得了。
每天东奔西跑、煎药送汤的他,似乎与白锦锦一同消瘦下去。
“王爷,煎药这种小事我们几个侍女来就好。”
这是小住羲王府的祝羽弦在府内膳房最常听到的一句话。
而往往下一句,便是白永羲的委婉的拒绝。
[贰]
这天,祝羽弦在膳房门前摆弄他的玉佩时,忽然听见膳房内白永羲的叫声。他冲入房内一看,只见白永羲不停的在吹皙白的左手掌上拇指第一个关节,而那里已经红的快成苹果了。
“烫到了么?让我看看。”
人难免有些拘束,就算是朋友,有时也不会与对方碰手。
“不要。”
祝羽弦脸上又泛起笑意,无论如何他是一定要看的了。
[叁]
下午,祝羽弦陪着白永羲,驾着马车,前往药堂给锦锦抓药。
车上,祝羽弦还在玩弄他腰间的玉佩,而白永羲则扭过头,一直望着窗外。
祝羽弦脑海里忽然闪过一个主意,他要把早上他想要做的完成。
“羲儿啊…”
“我不许你这样叫我。”白永羲忽而冷冰冰地飘来一句。
“那好吧羲王殿下,你帮我拿一下我的披风。”
“放椅上不行吗?”
“哎呀你拿一下嘛,满足下我小小的心愿。”
白永羲伸出右手去拿,可是祝羽弦是双手递给他的,以白家家训来看便是不尊重人家,于是他将另一只手提了上来。
不料祝羽弦一下子将披风扔下,直接双手握住白永羲的手,将他的手护在自己的手心里。
“嗯……轻度烫伤而已,没什么大碍的。”
白永羲懵了,想挣脱开来,无奈祝羽弦力气比他大,他意识到自己越想脱手,祝羽弦一定会抓的越紧,便不再用劲。
“烫伤的话,手就会留疤。以后没人要你,我要。”
你要我?你是搞笑的吧。
白永羲并没有这么想过。他只想就这么一直下去,永远不要结束。他的嘴角勾起了一点点弧度。

【弦羲】漫画配文

手动艾特 @光同尘
你盼着的文终于来啦www
有点短,有改动,勿喷w

⇔⇔⇔⇔⇔⇔⇔⇔⇔⇔⇔⇔⇔⇔⇔⇔

[亥时。云东羲王府。]
祝羽弦从院子里进来,顺手将碧玉长箫别在腰间。他解下披肩,穿过珠帘,直径走入白永羲的房间。
“羲儿,夜深了,睡吧。”
白永羲没有应声。
他伏在檀木桌上,思考着如何解决云界河洪灾问题。从下午开始,他就没有离开过。没有换过身上的袍子,也好久没有进食了。稍凌乱的白发下,一双明眸仿佛凝固住了,只能从微肿的眼睛看出他累了。
祝羽弦见他没反应,便不再作声。
当然,他的一双凤眼,又令他看到了白永羲脸上流过的细汗。
祝羽弦取了条手帕,泡过热水后,走进白永羲。
他蹲下,轻轻擦拭着他的羲儿额上的汗珠。手帕抹过她的脸颊,给他带去了祝羽弦的关心与疼爱。
“就算你熬夜,俸禄也不会高的。”
白永羲还是没有动静,只是顺了他,让他轼汗,便继续埋头干活。
祝羽弦早猜到了白永羲接下来的行为。他嘴角勾起弧度,带着一种常人猜不透的笑,开始挑逗白永羲。
白永羲没有察觉。他取了支墨笔,在一份文案上写起字来。
祝羽弦瞅瞅他笔下的字迹,又飘来一句:
“你看,这个“羲”字写的太潦草了。”
白永羲已然有些不耐烦,他换了个姿势,继续写。
他讨厌别人在他工作时打扰他,祝羽弦是知道这一点的。
他一定是故意的。
可祝羽弦并没有要停下的意思。
“好久没有听你唤我了,叫声祝哥哥来听听看?”
白永羲怒了。
“祝羽弦,你……”
白永羲说不出话来,只觉自己凉凉的唇上被一双暖暖的唇瓣摁住了,对方的爱意从唇上直径传到自己心里。
他不敢睁眼,手像猫爪一样想推开祝羽弦,无奈他比他高大力气也比他大,他也只能随了他。
祝羽弦闹够了,终于放开了白永羲,一脸春风得意。
白永羲呢?脸早已红得像樱花,看似冷静,内心却是小鹿乱撞的。
两人久久地望着对方,眼里蓄满了蜜。

【祝白文】标题被吃了

(重发)(上一次不会发文字hhh)

第一次写同人文w文笔不是很好w
望多多支持w蟹蟹w
人设ooc(腹黑潇洒心机攻×高冷严肃妹控受)
⇔⇔⇔⇔⇔⇔⇔⇔⇔⇔⇔⇔⇔
[壹]
锦锦一连咳嗽了好几天。
而白永羲更是着急的不得了。
每天东奔西跑、煎药送汤的他,似乎与白锦锦一同消瘦下去。
“王爷,煎药这种小事我们几个侍女来就好。”
这是小住羲王府的祝羽弦在府内膳房最常听到的一句话。
而往往下一句,便是白永羲的委婉的拒绝。
[贰]
这天,祝羽弦在膳房门前摆弄他的玉佩时,忽然听见膳房内白永羲的叫声。他冲入房内一看,只见白永羲不停的在吹皙白的左手掌上拇指第一个关节,而那里已经红的快成苹果了。
“烫到了么?让我看看。”
人难免有些拘束,就算是朋友,有时也不会与对方碰手。
“不要。”
祝羽弦脸上又泛起笑意,无论如何他是一定要看的了。
[叁]
下午,祝羽弦陪着白永羲,驾着马车,前往药堂给锦锦抓药。
车上,祝羽弦还在玩弄他腰间的玉佩,而白永羲则扭过头,一直望着窗外。
祝羽弦脑海里忽然闪过一个主意,他要把早上他想要做的完成。
“羲儿啊…”
“我不许你这样叫我。”白永羲忽而冷冰冰地飘来一句。
“那好吧羲王殿下,你帮我拿一下我的披风。”
“放椅上不行吗?”
“哎呀你拿一下嘛,满足下我小小的心愿。”
白永羲伸出右手去拿,可是祝羽弦是双手递给他的,以白家家训来看便是不尊重人家,于是他将另一只手提了上来。
不料祝羽弦一下子将披风扔下,直接双手握住白永羲的手,将他的手护在自己的手心里。
“嗯……轻度烫伤而已,没什么大碍的。”
白永羲懵了,想挣脱开来,无奈祝羽弦力气比他大,他意识到自己越想脱手,祝羽弦一定会抓的越紧,便不再用劲。
“烫伤的话,手就会留疤。以后没人要你,我要。”
你要我?你是搞笑的吧。
白永羲并没有这么想过。他只想就这么一直下去,永远不要结束。他的嘴角勾起了一点点弧度。